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婚姻之殇
稿件来源:贵池区委政法委 发布时间:2020-3-13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去年底,池阳司法所来了一位社区矫正对象王明(为了尊重当事人的隐私,文中均为化名),记得当时,我正在办公室里倾听一位中年女性痛哭流涕地诉说着其老公的种种不是,虽然现如今男女平等已经是国策了,但仍有许多女性在面对问题时依然以弱者的形象出现——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行为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瘦高甚至有点腼腆的王明就在这个时候跟在他白发苍苍、微微驼背的老父亲身后走了进来,因为之前已经收到关于王明的相关法律文书,所以我已经对王明的信息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他今年41岁,事发之前在一家建筑安装公司从事管理岗位,妻子是家庭主妇,两人育有一女,目前上小学,父母单独居住且均已70多岁。我随口问王明:“你爱人呢?”王明低着头嘴唇微微颤动,隐约听到他喃喃自语,王明的父亲见状简单地向我讲述了王明的婚姻家庭状况。第二天,我按照工作惯例,对该社区矫正对象进行了走访,这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一年,走出校门意气风发地踏入社会已经两年多的王明,终于通过自己的勤奋与努力在一家建筑安装公司站稳了脚,公司的一位老员工很是欣赏王明,并把自己的远房侄女高芳介绍给王明, 高芳比王明小两岁,身材高挑、长发飘逸、笑容甜美,在一家工厂做临时工,两个年轻人一见如故并很快坠入爱河,婚后夫唱妇随,王明负责赚钱养家,高芳负责貌美如花。女儿出生后,夫妻俩更是琴瑟和鸣,家庭温馨美满。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明的事业蒸蒸日上,出去应酬的时间越来越多,每每回到家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与家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虽然一家人此时已经衣食无忧,但是高芳的心中却时常有着莫名的落寞。

日子悄然流逝,王明一直沉浸在追逐成功的忙碌中,却未发觉他和高芳之间的爱情已渐渐模糊。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孩子被爷爷奶奶接走了,高芳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便约上几个昔日的伙伴小聚,没有想到的是其中的一个伙伴还带来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席间,大家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张立。张立自己开了一家装潢公司,效益很不错,饭桌上张立妙语连珠、八面玲珑,把每个人都照顾的很好,对高芳更是表现得非常绅士。饭后两人交换了微信号,大有相见恨晚之情,女人一旦付出感情就会表现的很疯狂,终于在两个月后的一个月高风清的夜晚,双方毫无顾忌地越过了雷池。一天晚上高芳通过电话与张立互诉衷肠,却没有注意到女儿静静地站在电话旁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一天女儿天真地将此事告诉了爸爸,从此王明对高芳彻底失去了信任,开始每天留意高芳的行踪,掌握高芳的婚外情的证据。王明是个好面子且性格内向的人,同时他又是远近闻名的孝子,突遇此事,他最初接受不了,经常一个人喝闷酒,但考虑到女儿的成长,也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他没有选择离婚,而是选择了隐忍和独自面对。不久之后,王明也与其他女人有了一些暧昧。而此时的高芳觉得愧对丈夫和女儿,情绪也变得异常低落、自卑。由于两个人都挚爱女儿,所以虽然都很痛苦,但却没有把离婚一事提上日程。就这样,两个人为了给女儿一个名义上的完整的家,彼此貌合神离地对外维持着“恩爱夫妻”的形象。

去年国庆,王明的老父亲过生日,不知道两人婚姻已经亮起红灯的老人打电话让王明和老婆孩子一起过去吃晚饭,酒过三巡,王明与高芳发生口角,冲动之下,王明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玻璃杯砸向高芳,致使高芳面部多处被玻璃划伤。经池州市贵池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高芳因外伤面部皮肤软组织多处裂伤后留有瘢痕,累计长度达8.5cm,属轻伤二级。王明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十个月,去年底在池阳司法所入矫。


编后语:每个人都想过上“想要的生活”,有的人想功成名就,有好房好车;有的人则渴望一段美好的爱情,琴瑟和鸣。当面对这样或那样的选择时,人们很容易被这些“想要的生活”牵绊着、诱惑着。

婚姻里应该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包容、多一些沟通,如果婚姻确实无法相处下去,那么及时放手对双方都好。放手时被伤害一方是痛苦的, “离开了,不是坏事”、“退一步海阔天空”之类的劝慰语,往往5分钟内管用,过一会心里依然痛苦,我们暂且将这些话当“鸡汤”吧,请再吃点“主食”:迈起脚步,去做,去改变,去修复心中的痛苦。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善待对方吧,同时,也是善待自己。婚外有情,注定余生不宁,两个人的世界,出现三个人,最后都是输家。人生是一场修行,而婚姻需要敬畏。只有懂得敬畏,才会得到圆满幸福。(钱月升)